天津时时彩每天

歡迎訪問池州市殘疾人聯合會網站!

無障礙瀏覽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登錄 | 注冊

節 節 高——江建軍
瀏覽次數: 信息來源:池州市殘疾人聯合會 發布時間:2018-10-22 09:45

 

 節 節 高——江建軍

去年芝麻開花的美麗季節,我們家迎來了兩位尊貴的客人,他們是中國盲協主席李偉洪先生和中國盲人文學聯誼會副會長滕偉民先生。一走進我在池州的新家,他們的司機和陪同,便“哇塞哇塞”地贊個不停,夸我這四室二廳二衛135平米的電梯房,采光格局都好得不像話,若擱在北京,少說也得值一千多萬。我一邊招呼他們落座,讓妻子泡茶,一邊跟他們說起三十多年來我的家居變遷史。

 

1985年“五一”勞動節,我在部隊請假回老家黟縣完婚,十五、六平米的婚房,是父親在他的單位幫我借的,即使廚房、衛生間、自來水一樣也沒有,我和新婚妻子還是幸福無比,這畢竟是我們新婚的愛巢??!

 

婚假期滿,我要回部隊了。那一夜,妻子抱住我萬般不舍,眼淚止不住地流,我則一遍一遍吻干她的淚水,把她的樣貌端詳了又端詳,要牢牢地刻印在心上。不想回部隊才一年整,1986年5月18日,我的雙眼便在抓捕罪犯時負傷失明,再也不能親眼目睹我美麗的新娘了。

 

東奔西走求醫問藥兩三年徒勞無功,我不情不愿背上盲人的標簽,回到老家療養。父親單位決定,要我每月付十元錢的房租,否則就要下逐客令了。區區十元錢,現在的孩子一定以為是毛毛,太便宜我們了。但他們哪里知道,當時我妻子月工資才三十元,房租就要去掉三分之一,讓我們一家三口還怎么過。我們請求房租減半,照顧一下我這傷殘軍人。誰料他們卻說,我負傷也不是為了他們,讓我們找部隊去,然后二話不說,就直接拉斷了我家的電源。這就叫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軍人流血又流淚的感覺,我也只能和著淚水偷偷往肚子里吞。為此,我打定主意,把妻子調到我的部隊駐地,在第二故鄉池州安家定居。

 

九十年代第一春,在有關領導的關照下,妻子順利調入原池州地區人民醫院,但接收前院方明確告訴我們,單位暫時沒有公房,住房必須自己解決,我們便在我的原部隊營房兩間舊辦公室改成的套房安下了家,廚房、衛生間、自來水依然是一無所有。

 

每天提水,要往返七八十米,上下臺階四五十級。我無視力,妻沒體力,夫妻共提一桶水,便成了我家晨起的第一道風景,若遇凄風苦雨、冰雪交加的天氣,這風景便顯得格外慘淡。走廊里奏響鍋碗瓢盆進行曲,說浪漫又有幾分苦澀。炎炎夏季,烈日與爐火碰撞出的高溫,幾乎能烤熟咸鴨蛋;待到數九寒冬北風勁吹時,鍋里的熱氣和身上的暖氣統統隨風飄去,人和菜便一同受著煎熬。后來自己搭建了一間簡易小廚房,卻屋外下大雨,屋內下小雨。炒菜一不留神,天花板脫落,砸你一鍋泥,一天的好心情也被砸得無影無蹤。最慘的一次,妻子正埋頭煮飯,不料頭頂電線突然“吱吱”作響,火星四濺?;琶﹂g,妻子破窗而出,頓時一身冷汗,臉色煞白,所幸有驚無險,小廚房安然無恙,但那份狼狽與驚恐,數年后想起仍讓人心有余悸。

 

苦熬了幾年,終于苦盡甘來。1996年,妻子在單位分到一套兩室一廳帶廚衛的新居,且趕上了福利分房的末班車,花了不到一萬六,便拿到了署有妻子名字的房產證,這也是第一套真正屬于我們自己的新居,為此我曾寫下一篇《新居夢想成真》,發表在當年的《池州日報》上,表達了我們一家的喜悅與感激之情。

 

2005年,我從部隊移交軍休部門時,拿到一筆安家和一次性傷殘補貼十七萬元,加上妻子公積金貸款幾萬元,買下了當時最好的新建小區和泰新城一期的一套房,三室二廳二衛一百二十多平米,這是我們家的第二套房,也是真正意義上的商品房。當時池州房價初起,每平米也不超過一千七,與現在動輒上萬的高房價相比,簡直是買蘿卜的錢,卻買到了一株百年人參。而這套商品房,自然成了我兒子日后的婚房。僅僅從我們父子兩代人結婚的婚房作比,也足可窺見改革開放給我這個傷殘老兵一家帶來的生活巨變。非但如此,2014年,我們又在號稱池州富人區的水木清華,買下了現在的住房,房價加上裝修,整整花去一百萬,這也是我們家買的第三套房。

 

你們夫妻除了工資,也沒什么別的發財門道,怎么就能先后買下三套住房?見幾位客人聽我說罷有此疑問,我又樂淘淘地告訴他們,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對我們傷殘軍人,除了政治待遇一如既往外,生活待遇更是逐年提高,僅傷殘補助金就連續十多年以百分之十至十五的比例上漲。如我這樣的因戰一級傷殘軍人,現在僅這一項每月就能拿到六千多,已經相當于一個高級知識分子或一個地廳級官員的退休金水平,何況我們還有工資和護理費,享受小康生活還有什么疑問嗎?

 

更令我們傷殘軍人欣慰的是,今年“兩會”決定,將民政部的退役軍人安置職責、人社部的軍官轉業安置職責,以及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后勤保障部有關職責整合,組建中華人民共和國退役軍人事務部,并于4月16日上午在北京正式掛牌。消息一經發布,便引爆互聯網,刷屏朋友圈。在我這個傷殘老兵看來,這是新時代國家機構改革的新成就,是穩定軍心,惠及全國退役軍人,包括我們傷殘軍人及其家屬在內的神來之筆,舉國上下為之雀躍,歡欣鼓舞。

 

在出席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解放軍和武警部隊代表團全體會議時,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明確指出:“不要讓英雄既流血又流淚,讓軍人受到尊崇,這是最基本的,這個要保障。”每每想起電視上聽到的這一席話,我的心情就久久不能平靜。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隨著改革開放的步步深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指日可待,我們傷殘軍人的幸福生活指數和全國人民一樣,必將如芝麻開花——節節高!

 

 

 

注:本文榮獲2018年池州文聯和池州作協聯合舉辦的“我與改革開放共成長”網絡散文大賽一等獎。

天津时时彩每天